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乡镇 > 赵棚镇 > 乡镇动态

小凡终于笑了!

信息来源:市委宣传部 发表时间:2019-07-18 09:06:22 浏览次数:884 次 分享到:
字数:1281字体:[ ]视力保护色:


本网讯  通讯员朱辉 侯晓琳“凡凡阳光又帅气,阿姨年纪大又不漂亮,一会儿拍照的时候可不要笑我啊!”“噗嗤……”“嘿嘿嘿……”7月16日上午,在孝感市康复医院,赵凡(化名)被前来探望他的安陆市赵棚镇机关干部逗笑了,但转瞬即逝。

“我的凡凡终于笑了!”见到这一幕,一同前往的爷爷转过身,忙轻拭眼角的泪水,原来心存的担忧和顾虑烟消云散,“之前,他都不愿意见生人,更别说交流了!”

下午,在安陆市赵棚镇合山村11组一栋尚未装修的红砖楼房里,见到了赵凡的爷爷奶奶。

 

从小生活在不完整的家庭

小凡今年14岁,从小生活在并不完整的家庭,父母亲一直在福建打工,关系并不融洽。刚过完周岁那年,母亲便外出打工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“他爸爸也是每年过年前回来一次,年过完就又下去了,跟孩子交流不多。”

6年后,父亲被诊断出肝癌,医治无效去世。从此,小凡便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。

克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,爷爷奶奶在家当起了“爹妈”,接送孩子上学、参加家长会、询问在学校的情况……样样不落,“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,只是从来不跟我们分享学校的事,一旦说到他妈妈时,就显得不耐烦了。”小凡的举动让爷爷感到不解,心理不踏实。

在家里,年过六旬的爷爷奶奶也不闲着,种田、喂鸡、采野菊花卖,维持生活,“孩子从小没了爹妈,我们只能拼了老命供他吃喝。”2015年,小凡一家3口人被纳入建档立卡低保贫困户,享受低保救助、教育扶贫、产业扶贫等帮扶政策,生活得到保障。

 

不愿意见陌生人

 

然而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2018年4月,在镇小读书的小凡和一名女同学闹了矛盾,被老师说了一通。负气回家后,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不愿意见生人,还编造“身上起痘”、“脚痛”等理由拒绝回校,任凭老两口怎么劝说,都无动于衷。

今年六一前夕,镇党委组织委员送来了写字板作为节日礼物,小凡把自己蒙在被窝里,即便被窝里温度很高,他也不愿意出来,也不允许别人靠近。

“孩子语文成绩好些,数学成绩差一些,但我们也没说他什么,哪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,该咋办啊?”家里唯一的希望遭此变数,老俩口显得六神无主,“他在家里主动做农活儿,种花生、晒谷……样样都会,即便受伤了,也从不叫苦喊累,只是……唉!”

 

多方帮忙,他终于笑了

“孩子是家庭的希望,这样下去,长大后该咋整?”

得知此消息,众人合力展开一场挽救行动。村干部、驻村工作队上门做劝返工作,被拒绝!相继联系同学、老师、班主任上门,都遭闭门羹,就连校长许诺“只要去学校,玩都可以”,也无功而返。

“可能孩子的精神上出现问题。”村支部书记侯修军介绍,咨询医生后,建议用药物辅助康复治疗,但遭到孩子奶奶的坚决反对,“我的凡凡没有病,不需要吃药!”

一切为了孩子。

今年春,驻村工作队辗转联系上孝感康复医院,表达医诊小凡的意愿,院方当即允诺,于6月17日,派遣医疗队到家诊断。但,任凭医生怎么沟通、做工作,小凡把自己关在房里,既不见人也不回话。

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医疗队当即决定,将孩子送到孝感康复医院医治,并许诺:免除一切医药费用,每月仅需缴纳500元生活费即可。侯修军说:“村里和工作队正在想办法填补这500元空当,消除医诊负担。”

临走时,孩子耍“泼”不配合,村干部、工作队、孩子的爷爷奶奶想尽各种办法也无可奈何。最后,只得请来派出所的4位民警将小凡抬上车,送到孝感医治。

在医院里,小凡慢慢接受专业人员的心理咨询谈话和药物治疗,还参加医院举行的各类文娱活动,精神状态明显好转。

7月16日上午,赵棚镇机关干部带着包保户去孝感做精神病等级鉴定,方便后期残疾证办理,顺便捎上小凡的爷爷,一同到医院探望,于是就出现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情景。

还有什么期待吗?爷爷说:“只希望我的凡凡早点康复,重回校园,即便不成才,也要长大成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