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7月27日    星期二

投稿邮箱:zgalw5262300@163.com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旅 > 旅游 > 安陆轶事 > 详情
《柏树黄惨案》
发表时间:2021-07-19 11:17 信息来源:市融媒体中心 浏览次数: 0
【字体:
视力保护色:

开栏语

安陆是一块红色的热土。在革命战争年代,这里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。他们激情燃烧,发动群众扬起革命旗帜,不畏艰难险阻开辟革命根据地,为建立红色政权出生入死、浴血奋战,谱写出了中国革命的壮丽诗篇。如今,革命战争的烽火硝烟早已散去,但我们不能忘却历史。为重温那段红色岁月,安陆市融媒体中心和安陆市史志研究中心联合推出一批《微党课》,讲述发生在安陆这块热土上的红色故事,以激励大家以史为鉴,从中汲取精神力量,获取智慧启迪,赓续红色血脉,争当时代传人,为安陆加快建设“两地一城”、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市而不懈奋斗。今天推出的《微党课》是安陆市史志研究中心副主任郭世鸿讲述的《柏树黄惨案》。


柏树黄惨案


1940年9月3日,天刚蒙蒙亮,大雾弥漫,十步开外看不清人影,此时正值农忙的季节,在安陆桑树店一个叫柏树黄的湾子里,我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的后勤被服厂设在这里,被服厂的人员白天帮群众收割,晚上赶做被服,都睡得比较晚,加上极度劳累,此时都尚在沉睡中。来自应城方向一队约80余人的日伪军,在汉奸陈仁杰、杨志茂的带领下,乘着大雾,避开杨家河,绕道桑树店,由北向南悄悄地摸进了新四军纵队被服厂。

第一个惨被杀害的是被服厂的饲养员。当时,他正挑水回村饮马,与偷袭的日本人正好遇上了,日军开枪射击,饲养员受伤倒下后,日本人又把他提起来往地上摔,硬是把他活活摔死了。饲养员的新媳妇芦氏听到枪声,开门见饲养员倒在地上,满身是血,就过来抢救,也被日寇开枪打死了。

紧接着,日寇把村民的前后门都堵住,一家一户的搜,不分男女老少,都捉到下湾新塘,把老幼放了,把年轻人捆到湾后头的山岗上,限一排坐下,派人看守。

当天,被服厂工作人员有四、五人穿着军装,其余的都穿便衣,19岁的指导员翟贵德穿着军装,日寇把他和厂里另一名22岁的工人蒋德三两个人用大皮带捆在一起,严加拷打。他们只字不说,日寇又转向群众逼问,群众也不说,从上午一直打到中午,敌人什么情报也没问到,就叫汉奸陈仁杰把杨喜姑拉来认人,这个杨喜姑,是被服厂的工人,她的家族与应城的红帮及伪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就是因为她回家走亲戚,无意中述家常泄露了新四军被服厂驻在柏树黄的秘密。当时陈仁杰把杨喜姑拉出来认人时,杨喜姑不敢认,就战战兢兢地带到日本人到黄德珊家里,搜出了被服厂存放的机关枪、银元和军装,证据找到了,日寇就开始了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。这场屠杀,一直持续到了下午,当时村里村外,尸横遍地,到处血迹斑斑。屠杀完后,日伪军焚烧了被服厂的被服和衣服,带上喜姑向杨家河开走了。

这场日寇制造的血腥屠杀,当时遭屠杀的有51人,杀死的44人,有7人幸免于难。后来周围群众回忆说,9月3日那天,日头落山时,柏树黄全村哭声传至几里外,彻夜不绝。

惨案发生后,我纵队派军需处负责人杨文忠到柏树黄处理后事,并调查了事件的真相。不久将杨喜姑捉拿归案,在大山头进行了处决。陈仁杰在日寇投降后,化名耿松城逃到麻城,在1960年被我人民政府查捉镇压。

侵华日军占领安陆后,先后制造了柏树黄、罗堰坦、洑水港、土桥、邹家大堰五大惨案,这仅是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无数暴行中几例,这些都是侵华日军在我们家园犯下滔天罪行的铮铮铁证。我们牢记历史,就是为了让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明白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,激励大家要奋发图强,立足做好本质工作,努力发展好、建设好我们的国家。同时我们牢记历史,更是表明了我们反对战争、热爱和平的决心。

扫描分享

分享到: